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励志 > 青春,背负着伊卡洛斯的翅膀


青春,背负着伊卡洛斯的翅膀

时间:2014-11-21 16:59:23   来源:文章阅读网  作者:纳兰泽芸  点击数:  


看白先勇的《孽子》,看到阿青、小玉、吴敏、老鼠这一群潜沉在黑暗深处的少年,一次次想上升到白日之下,去感受人世的温暖和爱,却一次次被灼痛、伤害时,我都会想到希腊神话里的那个伊卡洛斯,他为了逃离寂寞的孤岛去追寻自己的家乡,背负起用蜡和羽毛制作的翅膀,在迎向光明飞翔的时候,被太阳无情的灼伤,翅膀融化,伊卡洛斯掉进无边无际的海洋淹死。

伊卡洛斯对光明和温暖的眷恋和向往,何尝不是那一群在台北新公园最深最黑处逡巡着的迷茫少年,他们对家、对人世间温情的无比渴望。但是,他们却是"见不得光"的一群人,他们遭到了亲人、家庭、学校、社会的集体放逐、不齿和唾弃,只因为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特征——是一群具有同性倾向的"败类"。

在大人们的眼里,他们还是孩子,十七岁,含苞待放的好年华。"孩子",这两个字就包含着无限的怜爱与疼惜。因此,白先勇在扉页的大片空白里只留下这样几个字:"写给那一群,在最深最深的黑夜里,犹自彷徨街头,无所依归的孩子们。"

然后,整部作品的正文第一行:"三个月零十天以前,一个异常晴朗的下午,父亲将我逐出了家门。"这个十七岁的"我",就是阿青。

父亲顶着一头苍苍的白发,瞪着一双血丝满布的眼睛,不停挥动着手里的一杆破枪,阿青就在父亲嗄哑的"畜生!畜生!"的怒吼里被逐出家门,不知不觉汇入到那个特殊的王国——台北新公园长方形莲花池周围的一小撮土地,这里被公园里的热带树丛层层遮掩。这个蕞尔小国,只有黑夜,没有白天。白天他们到处潜伏着,像冬眠的蛇,黑夜来临,他们才苏醒过来,在黑暗的保护下,像一群蝙蝠在夜色里扑腾。

阿青、小玉、吴敏、老鼠、阿雄仔、龙子……这群特殊的人,每个人的心里都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他们的被放逐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懂孝亲恤幼,他们其中有些人足够优秀,可是他们同样被社会放逐唾弃得无路可逃,只好沉潜到这个最黑最深的角落。他们是一群传统道德的"叛逃"者,在外面的社会,他们也想得到一丝阳光温暖和恩泽,可是他们得不到哪怕一点点,于是他们转而梦想在黑暗的深处寻找一丝温暖梦想在这片黑色泥沼里,能够让心里开出一朵明净的花。

他们在黑暗的小世界里互相取暖,然而,他们又像相互依偎的刺猥,离得远了感到冷,离得太近刺得疼。他们的内心敏感而脆弱,渴望爱与被爱,一旦被伤害,就会比常人痛得更甚。

父与子,这原本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一种血缘关系,然而在《孽子》中,却因为儿子使父亲"颜面尽失",使原本最亲密的关系充满了伤痛。阿青的父亲摇摇晃晃地挥动着破枪,用颤抖嗄哑的声音喊:"畜生,畜生!"龙子的父亲将儿子放逐到遥远的异国他乡,悲愤地告诉儿子:"你这一去,我在世一天,你不许回来!"傅老爷子的儿子阿卫是一名英姿勃发的优秀军人,却在二十五岁那年被发现了"不可告人"的秘密,他苦苦得不到父亲原谅,在强大的心理压力下,选择了结束大好年华。丧子之痛让傅老爷子猛然醒悟,他痛悔了大半生。

傅老爷子后来的大半生,都投入到救助与儿子一样的迷途少年之中去。傅老爷子后来醒悟到,那些有同性倾向的孩子,绝大部分与他们的成长历程和成长环境息息相关,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在缺少亲情,更缺少母爱的环境长大。不管他们的同性倾向是"血里带来的",还是后天缺少爱的环境造成的,本质上终究不是他们的错。然而,他们却遭到家庭与社会的一致唾弃,只能躲入最深最黑处踽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