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人生感悟 > 无所求则无所惧


无所求则无所惧

时间:2017-03-30 19:59:35   来源:文章阅读网  作者:贾鹏  点击数:1025    

当今时代,知识爆炸,学术交融,信息以前所未有的流速传输和更新,各类新成果也层出不穷,客观上大大推动了科学技术和人类文明的进步。知识分子在秉承“学术报国知识创造价值”信念的同时,也不得不无奈面对古已有之,于今更烈的各种学术腐败问题。这让笔者不由得对“学者的胸怀”多了一份思考

1996年,一位俄罗斯科学院院士曾对知识分子精英们说过这样的话:“你们突然将自己的无价财富深厚的知识变换成一摞卑贱的纸币的刷刷响声。这就是破坏的思想意识基础已经在你们的队伍中孕育了。”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存在于学者身上对物质和金钱过分向往的问题,并对其产生的后果表示了沉重的忧虑。平心而思,知识分子的确不是禁欲主义者,但知识分子的职业和责任决定了其本身并不应该过分崇尚个人欲望与利益,就像从事政治的人应该把政治当作一种职业而不是把公共权力用来谋取个人的好处一样。“不求闻达于世,但愿俯仰无愧于天地”,这也许是一位高尚学者应该具备的胸怀。

历史是一面映照现实的明镜,也是一本最富哲理的教科书,让人沉思感慨不已。在19世纪,应用乙醚麻醉术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发现。韦尔斯、杰克逊、莫顿都认为应用乙醚麻醉术治病的专利应该属于自己,于是产生了争吵,而事实上三个人以前是非常好的朋友。杰克逊认为自己是化学家,是他把乙醚的麻醉作用介绍给莫顿的。而韦尔斯认为,是他最早想到麻醉,没有他对“笑气”(一氧化二氮吸入后会使人发笑而忘记痛苦注:1772年,英国化学家普利斯特利发明)的发明,莫顿不可能想到去寻找乙醚。而莫顿认为,是他第一次用乙醚成功进行了麻醉。于是,成功带来了麻烦,昔日的朋友变成了敌人。发明权之争,使三个人的关系发生了剧变。一场旷日持久的发明权官司把三个人折磨得筋疲力尽。他们的精神垮了最后,韦尔斯自杀,杰克逊得了精神病,而莫顿因脑溢血去世,这是多么令人遗憾的事情啊!而据说,早在他们之前,美国乡村医生克罗福德就已经使用乙醚作为麻醉剂,给一个21岁的年轻人切除了颈部的肿瘤,但他没有及时将结果公布。如果事实果真如此,后来的悲剧也许就可以避免了。

成果所有权的界定似乎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因为有些创造更多的是凝结着集体的智慧。一个重大的发明,常常带给人类的是福音,带给研究者的是诱人的名声与巨大的利益。因而在荣誉和光环面前,一个科学家的胸怀就更为珍贵。科学是民众的财富,优秀的科学家只是担当了必然性发掘的先锋!科学是造福于民众的,一个高尚的科学家应该有一种超越自我的思想境界。事实上,当初达尔文初步提出其举世瞩目的进化论思想时,他看到在印尼考察的华莱士也得出了自然进化的结论,就主动承认了华莱士的优先权,而华莱士则认为达尔文具有优先权。最后,在朋友的劝说下,两人同时发表论文,后来他们之间建立了高尚的友谊,谱写了科学史上的佳话。

著名奥地利传记作家茨威格在传记作品《罗曼?罗兰》中曾就荣誉问题有过这样一段发人深思的论述:荣誉是一件奇妙的东西,它那永恒的多样性更是令人惊叹。每一种荣誉都有它自己的特点,它独立于成名人的自身之外,而又属于它命运的一部分。它既聪明又愚蠢,既值得又不值得。一方面,它能让人轻而易举地得到,昙花一现,辉煌片刻,像流星一样陨落;另一方面,它很不情愿地跟随在大量辛苦的后面,姗姗来迟,开出灿烂的鲜花。有时候,名誉更是用心险恶,迟迟不来,最后却像食尸鬼一样,以死者的尸体把自己养得膘肥体壮。

一个人只有真正保持一种为学、为人、为事的高尚科学情怀,才能保持自己的精神世界是一片净土,最终才能获得认识必然之后的自由,获得一种摆脱私欲之后的无所求亦无所惧的轻松超越自我的思想境界。

无所求则无所惧。到今时今日,我觉得对很多事情都无所求,也无所渴望,所以觉得没什么可怕的。

如果你无所求,就不惧有所失;你不惧有所失,就不会有恐惧感。

回想刚回到办公室的那两个月,日子是多么的难过。总觉得别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你,总觉得一切如浮萍,无根。不时还有人有意无意地说两句难听的话,你的内心要足够的强大,才能若无其事坐在那个位置上。很感谢我还有两个好朋友,她们给我真心的关怀,伴我度过那艰难的岁月

现在看来一切在逐渐地过去,我再也不在乎别人在说什么。有点人天生有才,不管是甜言蜜语还是恶语中伤,能明白其中的道理,自然不去理它。

无所求则无所惧,坦然面对自己的生活。一如既往的热爱它,珍惜它。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