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励志故事 > 成功名人故事


成功名人故事

时间:2022-12-14 04:01:02   来源:文章阅读网  作者:网络整理  点击数:7    

有很多家长都会找一些成功名人的励志故事来教育孩子,那么成功名人故事都有哪些呢?一起来看看吧。

成功名人故事:每只蝶都要经受破茧之痛

1950年,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对开》杂志面向学生公开征集一批优秀小说。在该校主修新闻的她抱着试试看的想法,随手写成了平生第一篇短篇小说《一片影子的面积》,结果虽然没获奖,却意外发表在了杂志上。

同学们都夸她是天才作家,毫不费工夫就能发表文章。可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反复问自己:“难道发表文章真的就这么容易轻松?”她到底怀疑起来,专程跑到编辑部去打听,这才知道原来那次小说征集活动一共只收到7篇作品,除6篇获奖外,剩下她的一篇以鼓励名义也刊发了。

听到这个结果,同学们都取笑她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而她则坦然了不少,直言道:“我就感觉自己还没达到发表小说的水平。”

那之后,她更加用心地写作,在校期间又写成了8篇短篇小说,全投给《对开》杂志,结果却无一发表。两年过去,她支付不起学费,不得不辍学嫁了人,当起专职主妇。

每天忙完家务,她又想起写作,于是不自觉地提起笔,继续写起来。没多久,她怀孕了,还成天伏案写作。丈夫担心她这样劳累会伤到身体,劝她要多休息,她叹了口气,惆怅地说:“我担心孩子出生后整天都有的忙,就再没时间写作了。”她依旧不愿放下笔,仍然不知疲倦地创作。

到女儿出生后,她见女儿睡着了,想起还没写完的作品,心里就像欠着什么,于是再也按捺不住,守在睡床边继续写。她接连生了4个女儿,先后写成了8篇短篇小说,全寄了出去,依旧石沉大海。

女儿们渐渐长大了,她与丈夫合开了一家书店。在相夫教子和经营书店时,她想到好的故事情节,还是忍不住要放下手中的活儿,赶紧去写上一句半句。

丈夫见她常因写作而误了正事,忍不住责问道:“你就那么喜欢写,难道真的放不下它吗?”她笑了,讲起当年第一篇小说发表的事,无比感慨地说:“那次我真糗大了,可是转念一想,我还太年轻,太早走运未必是好事,这至少证明我还得付出更多、积累更多才行!就好比一只蝶,要想翩然天际都必须经受破茧之痛才能破茧而出。所以,当时我就下定决心,这辈子一定要靠实力公开发表一篇小说。”

丈夫看清了她眼中的渴盼,关爱地笑了。

她继续在当主妇之余笔耕不辍,直到1968年才发表了首部短篇小说集《快乐影子舞》,幸运地获得了本国最高文学奖——总督奖。此后她又接连发表了《爱的进程》、《逃离》等短篇小说,被誉为“当代短篇小说大师”。

她就是20xx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艾丽斯·门罗。得知自己获奖,门罗意味深长地说:“感谢那篇因为照顾才得以发表的处女作,虽然此后我挣扎了20xx年才发表了作品,可是它却让我明白,一个人倘若没有经受过必须承受的失败,就不可能迎来真正的成功。”

成功名人故事:建一座心灵的花园

3岁时,他被送到一家教会办的学校上学。因为家贫,吃不起学校昂贵的饭菜,妈妈就蒸一大锅馒头,让他每天早上带着一个搪瓷漱口盅,一个馒头,径自上学去。天气寒冷时,馒头变得僵硬,他就蘸着热水吃冷馒头……饭桌上,姐姐经常看到妈妈边吃饭边抹眼泪。一家人吃着热饭热菜,而他在外面啃着冷馒头。

6岁时,他学会了帮助妈妈做家务,不懂煮饭,就负责买菜,放学之前都会到香港西营盘正街或水街买菜,讲价、拣菜、烧炉子样样都会。

他从小喜欢花儿,因为妈妈曾告诉他,老家山东一年四季鲜花盛开。爸爸回忆道:“我记得威海有灿烂醉美的樱花、芳香四溢的桂花、争奇斗艳的芙蓉花,还有梅花。梅花不怕天寒地冻,不畏冰袭雪侵,不惧风刀霜剑,不屈不挠,昂首怒放,独具风采。不与百花争时光,不和群芳斗艳丽。每到百花凋零、严寒刺骨的冬季,便悄然飘落在山岭坡间、园林径旁……奇姿异态纷呈,美不胜收。”爸爸对花儿的描述深深感染了他,他对花儿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

爸爸的薪金要养活一家5口人,所以家中常常捉襟见肘。为贴补家用,妈妈联系了一家制作塑胶花的工厂,—家几口人做起了塑胶花。为节省车钱,他经常步行半小时去上学。11岁的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子,上课之余就由他负责搬运材料和塑胶花往返工厂。几十公斤的材料常常令他不堪重负走走歇歇,就这样一背就是数年,直到长大后,他的右肩仍比左肩要宽。记得最后一次交完塑胶花后,妈妈将送花的最后一个袋子放入箱子收藏起来,说是要留给孙子。这是妈妈教给他的第一堂人生课:不畏艰辛,自食其力。

青年时,他远赴英国留学。3年的时间里,他每周到快餐店打工3个晚上,每次6个半小时,回到住处时往往是凌晨了。除了姐姐用嫁妆资助他之外,他大多靠半工半读维持自己的学习生活费用。其间,他没有闲钱用于奢华消费,就一头撞进花丛树影之间,开始自己的“花农”生涯。他笑称:“在英国住的地方有个后花园,种花养草不用外出,比较省钱。”和在香港一样,为了省几个车费,每天上学放学都靠两条腿步行。

留学归来的他,成为香港16位全国政协之一,参政议政,为国家发展建言献策。他又成为香港专业联盟主席,带领香港专业人才深耕内地市场。他还是香港“一国两制”研究中心的发起者之一,中心担负研究香港政治、经济发展等重大议题。他给报纸撰文,向读者介绍他的所思所想;他开辟博客,用最现代化的手段与市民交流……

20xx年3月,他成功参选,当场含着热泪忆述自己的爸爸妈妈,并一度哽咽泪湿眼眶,感谢双亲多年来的教导和培养。一向以严格坚毅著称的他,流露出感性的一面,让人格外动容。

他说:“我的裹脚妈妈,默默地忍受着身体的不便与痛楚,与爸爸相互扶持,支撑起这个家,靠做塑胶花减轻家庭的负担。妈妈常常教导我说,‘假如自己有一口饭吃,都要先看看其他人是不是也有一口饭。男孩子,吃点亏不打紧!’对于40多岁之后才生下的我,爸爸妈妈也绝不娇纵惯养。”也许影响他更多的,是爸爸妈妈那种坚强乐观的向上精神。耳濡目染中,形成他处变不惊的坚毅性格,并对香港的未来肩负着责任感。

外人很难把外形高大硬朗、冷峻严肃的他与种花养草联想在一起,但他却是圈内出名的“花农”。事业稳定后,他终于拥有自己的花园,沉浸于神奇的七彩世界,从不假手他人。不管他的公务有多繁忙,他都会挤出时间经营自己的花园。哪怕每晚抽出半个小时,也要照顾好自己的“心肝宝贝”。他邀请记者到他的花园里观赏花草,还将种花的心得放到博客上,与爱花者讨论花色和种类。太阳在春、夏、秋、冬的纬度不一样,在早、中、晚照射的角度不一样,都会让鲜花产生不同的颜色效果等等……幼时家贫,拥有私家花园只是一个空中楼阁般的梦想。这些年来,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想为爸爸妈妈建一座心灵的花园,找回他们对祖国和故土的依恋。

他,就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四任最高行政长官梁振英,一名有影响的企业领袖,一位瞩目的政治人物,一个称职的儿子、父亲、丈夫、朋友……他就像香港的紫荆花一样,在不同时段拥有着不同的颜色,默默地生长在香江两岸,绽放在万花丛中。

成功名人故事:被玷污的世界之巅

保罗·思伦已经68岁了。他十几岁时就在书里读到了珠穆朗玛峰。成年之后,这个德国人坚持跑马拉松,在冰场上练习攀爬绳索,还先后成功挑战了海拔5893米的乞力马扎罗山和6962米的阿根廷阿空加瓜山。但最终,—个德国人,不远万里来到喜马拉雅山,他却不是为了在此完成登顶梦想,而是爬上去,清理满山的垃圾。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好吧,让我们把讨论精神的事儿暂时缓缓。事实上,尽管从航拍图上看来,珠峰白雪皑皑,可登山者们知道,那里藏着数量巨大的垃圾,“简直就是世界上最高的垃圾场”。

人们普遍认为1953年夏尔巴人诺盖和新西兰人希拉里创造了人类历史对珠峰的首次征服。在危险重重的征途中,希拉里曾雇用1200名搬运工运送设备,每个登山者的氧气瓶都重达15公斤,就连沿途购物使用的硬币都装满了整整25个木箱。希拉里承认,自己将那些设备留在了珠峰,而以后登顶的数千人也大多如此。

据资料统计,从1920xx年到1999年,共有615吨垃圾被丢在这座神圣的雪山。一位尼泊尔顶级探险家发现,人们留下了氧气瓶、幡旗、绳索和破旧的帐篷。甚至有时,金枪鱼罐头盒就大摇大摆地躺在距离附近村落仅有十几分钟路程的雪地上。“而且据我所知,有两具登山失败的探险家尸体已经放了一年。这座世界之巅正在丧失美丽。”

与过去相比,如今的探险者更加注重自己的行为,他们被要求在登顶前支付4000美元的保证金,保证除了脚印外,什么也不会留下。不过当地污染控制委员会的一位官员表示,“登山爱好者总是粗心大意,虽然带着垃圾袋,但还是会留下各种垃圾。”每年的旅游登山季节,约有3万名登山者和旅游者来到珠峰地区。以每人每天上山携带6升水计算,仅废弃的矿泉水空瓶就“数量惊人”。

那里寒冷的天气也大大延长了垃圾的降解时间。人们可能在珠峰发现1962年的锡罐,有时候,一脚钉鞋踩下去就会碰到20xx年或30年前丢弃的罐头盒。那些垃圾的外表曾经被厚厚的冰层包裹起来,但随着全球变暖的加剧,这些废弃物正在重见天日。

思伦并不是唯一关注这个问题的登山家。早在10多年前,来自日本、韩国、格鲁吉亚等国的44人组成了高山清扫队,发起者野口健发现,“在山上乱扔垃圾的登山队,其国家的环境垃圾也很成问题,相反,注意山上环境的登山队,其国家也是很干净的”。

去年,尼泊尔政府和民间组织发起了“拯救珠峰——废弃物治理20xx行动”。该活动持续了一个多月,参与者包括29名训练有素的尼泊尔登山好手、65名背夫和75头牦牛。

登山好手们攀登到海拔8000米以上的雪山收集了8吨垃圾,然后由背夫和牦牛组成的清运队运送到海拔3440米的小镇切巴扎集中。包括直升机残骸、编织袋、绳索等在内的垃圾有些被就地处理,有些被运往加德满都,特别有纪念意义的还将进入博物馆。

清道夫们打扫的雪山正是珠峰上被称为“死亡地带”的区域。那里空气稀薄,仅在20xx年就有11名登山者死亡,尸身就留在原地。勇士们分组多次进入死亡地带,争取每人每次带回15公斤的垃圾。

在上山前,他们曾壮志满怀地告诉媒体:“我们面临的风险非常大,虽然要面对极端复杂的天气还有寒冷和暴风雪,但是我们有信心完成挑战。”

登山家思伦也是如此。今年,他所在的生态珠峰探险队带着沉重的食物和装备到达海拔7200米的营地,收集垃圾后原路返回。从20xx年至今,这支队伍已经收集了13吨垃圾,包括几百公斤粪便和几具尸体。

他能够理解为什么这座高山上的垃圾如此之多,“在珠穆朗玛峰,达到一定海拔后,你会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登山或安全返回上,除了保全自己的性命外,你甚至根本没有任何精力去考虑其他事情”。他知道,耗尽氧气的氧气瓶会成为登山者的沉重负担,随身使用的帐篷也常会被暴风雪包围。一般情况下,精疲力尽的探险者根本无力拖着如此沉重的垃圾下山。

但是许多“珠峰清道夫”仍希望用自己的行动尽可能地唤醒登山者的环保意识。他们说:“请不要去玷污它的神圣,毕竟我们只有一个世界之巅!”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