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改变人生命运的两个字励志文章


改变人生命运的两个字励志文章

时间:2018-08-27 11:41:14   来源:文章阅读网  作者:网络整理  点击数:83  


生活中,没有什么比茅塞顿开更令人冲动、更让人受用。茅塞顿开可能转变一个人人生——不仅是改变,而且使之变得更好。当然,这样的时刻并未几见,但依然会产生在咱们所有人身上。茅塞顿开有时来自书本,有时来自别人的言说,有时来自一句诗,有时来自朋友之口。

记得那是一个寒冬的下战书,我坐在曼哈顿的一个法国小餐馆等人,我当时的心境非常愁闷。因为几回失策,我把有生以来一个相称主要的名目给搞砸了。为此,甚至连很快就能见到我一位关联甚密的朋友(我暗里经常亲热地称为老朋友)的情况都无奈像平常那样令我愉快起来。我坐在桌边,神色恍惚地看着桌子上的杂色方格台布,懊悔不迭。

终于,他穿过了街道。他裹着旧棉袄,一顶没有什么特殊外形的帽子从他的光头上挂下来,看上去压根不像什么著名的心理医生,倒活脱脱像个精神抖擞的土地神。他的办公地点就在邻近,我知道他刚看过自己当天最后一个病人。他年近80,但仍旧夹着一只公文包,里面装得满满的,依然宛如一家至公司的主管,一有空,仍旧爱好去高尔夫球场找乐子。

他过来在我旁边落座,此时服务员已把他总是要点的淡啤酒摆好。我已经数月没有见我的老朋友了,但他好像一了百了,十分坚强。和我打过召唤后,他就单刀直入地问道:“说吧,年青人,怎么啦?”

对他的灵敏,我早就怪罪不怪了,所以我便具体地向他诉说令自己懊恼的到底是什么。哀伤中带着骄傲,我极力道出实情。除了斥责自己,我没有因为扫兴而自怨自艾。我剖析了整件事件,所有不理智的断定以及走错的每一步棋。我讲了约有十五分钟,而这期间我的老朋友只是悄悄地听着,渐渐地品着淡啤酒。

说完后,他放下手中的啤羽觞,说道:“走,到我办公室去谈吧。”

“到你办公室去?是不是你忘了什么货色?”

他和气地说:“不是,我想看看你对一样东西的反映,没什么别的意思。”

此时,外面下起凉飕飕的小雨,但他的办公室内既温暖又舒服:墙壁边是摆满书的书架,一张皮沙发,一张西格蒙?弗洛伊德亲笔的照片,窗子边放着一台录音机。秘书已经回家了,所以,此刻只有我们俩。

我的老友人先从硬纸盒里拿出一盘磁带放进录音机,而后说道:“磁带里面有三个简短的录音,是三个到我这里来求助的人的录音。当然,不流露这三个人的详细身份。我想让你听听这多少段录音,看看你是否找出其中的一个词,两个字组成的词,这个词三段录音中都有。”他微微一笑,说道:“毋庸这么茫然,我自有我的情理。”

我一听,录音中三个说话人共有的东西仿佛都是不开心。第一个说话的是个男的,他在生意中显然承受了某种丧失或受到某种失败,他抱怨自己工作不够尽力,埋怨自己缺少远见。接下来谈话的是个女的,她从未成过家,本来她的母亲寡居,而她守着母亲的义务意识很强,因此她放过了所有成家的机遇,为此她伤心不已。第三个说话的是位母亲,她十多岁的儿子给警方抓了,为此她不停地自责。

我的老朋友关掉录音机,身子往椅子靠背一仰,说道:“这几段录音中有个词呈现了六次,这个词迫害性极大。你发明了吗?没有?噢,兴许那是因为刚你在餐馆那边自己也应用了三次。”他把装着磁带的盒子拿了起来,扔给了我,然后说道:“自己看看吧,就在标签上。那两个字是所有语言中最令人伤心的语言。”

我抬头一看,上面清晰地打印着两个红字:要是。

我的老朋友说道:“要是你知道我坐在这把椅子上,听过这两个字开头的话成千上万次的话,你准会觉得不堪设想。大家老是如是对我讲:‘要是我换一种方式去做的话或基本不去做的话。要是我当初不发性格,没有说得那么绝情,没有那么虚假,没有撒那笨拙的谣言。要是我能更明智点,或更大度一些,或更自制一些。’要是我不打断他们,他们会一直这么说呀说。有时我也让他们听一听你刚听过的几段录音。我跟他们讲:‘要是你不再说要是的话,我们也许就有救了。’”

我的老朋友伸直了双腿,说道:“当初的问题是,光说‘要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光说‘要是’只能让人掌握错自己的方向——向后看而不是向前看。光说‘要是’只是挥霍时间。要是一味这么下去的话,最后,说‘要是’就会成为自己的积习,这么一来,‘要是’就会成了真正的绊脚石,成了自己不再尝试的托词。”

“现在我们以你为例:你的计划没有,为什么?因为你犯了一些毛病。不过,这并没什么关系,出错误人皆未免,我们都得从错误中吸取教训。然而,方才你在向我讲述自己的错误,一时悔恨这个,一时埋怨那个,那就阐明你并没有真正从错误中吸取教训。”

“那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呢?”我为自己分辩,但有些底气不足。我的老朋友接着说道:“因为,这表明你从未从过去的暗影中走出来。你对将来只字未提。而且,诚实讲,从某种水平上来说,你当时还沉醉于念叨自己的从前。我们大家都有一个独特的人道弱点,那就是,我们都乐于回味自己以往犯过的一些过错。究竟,自己讲述遭遇过的灾害和时,自己仍然是主角跟舞台的焦点。”

我悔恨不已,摇了摇头,问道:“那么,有什么补救的方法吗?”

“有啊,转移焦点,”我的老朋友即时答道,“换掉要害字,换上一个催人奋进而不是令人不思进取的词。”

“那你有什么卓识吗?”

“当然有!去掉‘要是’,换上‘下次’。”

“下次?”

“分毫不爽!在这房间里,我已屡次看到它发明出小小的奇观。只有病人重复对我说‘要是’,那他就麻烦了。不外,如果他能正视着我,说‘下次’,我便晓得他即将度过难关了,由于这象征着:不管以往如许艰苦或多么苦楚,他已决议应用从旧事中汲取的教训了;这意味着:他行将推开懊悔这一绊脚石,抖擞起来,采用举动,从新生涯。你本人也尝试一下看看,你会清楚。”我的老朋友不再说了。此时,我能听到窗外雨点溅落在窗户玻璃上的声音。我试着从大脑中缓缓驱出一个词并调换上另一个词。当然,这只是在设想之中进行的,但我却清楚地听到新词在大脑中相应之处安家落户。

“还有,对能够补救的事情,那就不妨试一试此法。”然后,我的老朋友从身后的书架上抽出一今日记一样的东西,接着说道:“这是一本日记,日记的主人是十几年前我故乡的一位老师。她的丈夫为人随和,但不务正业,固然长得难看,但是养家糊口却完整不称职。这么一来,养儿育女和其余一切责任全落在她的肩上。她的日记充斥愤慨,尽是数落乔纳森的弱点、缺点和不足。后来,乔纳森死了,造句,此后多年她也再也没有提及此事,只有一次例外。你看这里:今天我入选学监,所以我以为我应当自豪。然而,要是我知道乔纳森在天上哪个处所,而且要是可以到他身边的话,我今夜就会去他那里。”

老朋友微微地合起了日记,说道:“明确了吧?她反复在说‘要是’。‘要是’我接收了他,包含他所有的毛病;‘要是’我在当初爱他的话,那该有多好啊!”

他把书放回书架,接着说道:“这是这两个令人伤心的字说得最令人伤心的时候,因为此时所有为时已晚,回天无力。”

我的老朋友有些僵直地站了起来,说道:“好啦,下课了!小伙子,见到你,我十分开心,始终都是如斯!现在,请你帮我拦辆出租车,或者我也该回家了。”

我们走出大楼,进入雨夜。我看到一辆空车在招揽客人,便向前跑了一下筹备拦下,可是却被另一个行人疾足先得了。

“哎呀,哎呀,‘要是’我们早来一步的话,我们就会拦到那辆出租车了,你说对错误?”我的老朋友滑头地说道。

我会意地笑了笑,说道:“下次我再跑快点。”

“对啦!这就对啦!”说着,我的老朋友拽了拽自己那幽默的帽子,盖在自己耳朵的四处。

又一辆出租车放慢了车速。我为我的老朋友翻开了车门。车子慢慢地开走,他冲我笑了笑,挥了挥手。尔后,我一直未见过他。一个月之后,他心脏病突发,忽然长逝,能够这样说,他逝世时心安理得。

而今,那个曼哈顿雨夜已过去一年多了。然而,时至本日,每当我脑海想“要是”这个词的时候,我立刻换上“下次”一词。然后,我等候着那简直听得到的“喀嚓”声。而每当听到这个声音时,我就想起我那位老朋友。

当然,这只是永恒中的一个小小插曲,他要是在世的话,他也盼望我如此。

所属专题:热门专题: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