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人生哲理 > 那种不计回报去喜欢一个人的勇气,还有吗?


那种不计回报去喜欢一个人的勇气,还有吗?

时间:2021-10-14 04:01:01   来源:文章阅读网  作者:网络整理  点击数:1  


2015年的最后一天晚上,宿舍里只有我和小雪两个人,我们蹲坐在摆满零食和啤酒的小桌边,庆祝着毕业前的最后一次跨年。

跨年嘛,还是得有一些仪式感,我嘬了一口酒,问小雪,你觉得这一年自己做过最酷的事情是什么啊?

她被我突如其来的问题愣住了,想了一会儿说,我不知道我这一年做过最酷的事情是什么诶,但我知道这十年来我做过最酷的事情是什么。

是什么?

是十年来不计回报地喜欢一个人

小雪今年二十二岁,喜欢那个人的时候,她才十二,这并不是一个极端的早恋故事,仅仅是一场漫长的单相思,因为那个人远在韩国,是一位偶像明星。

你知道喜欢一位明星的感觉吗?

就像爱上一个黑洞,你被它神奇的魔力吸引,为它付出时间金钱和爱,你微笑哭泣对着洞口大声喊话,而黑洞不会做任何的回应给你,对于这种结果,你心知肚明,你心甘情愿。

这十年来的小雪,收集偶像有关的一切,无论他站在顶峰还是掉落低谷,都一直在远方陪伴着,为他学韩语,学街舞,甚至大学读了媒体类的专业,这一切,她喜欢的那个人都毫不知情。

我问小雪,这种不能被对方看见的付出,不会令人很难过吗?

她说不会啊,当你决定真心喜欢一个站在舞台上的人的时候,也会欣然接受着舞台太亮他看不到自己的现实吧。

小雪的家人很排斥她追星这件事,说绝不会在这上面给她一分钱,小雪的追星经费,全是自己做兼职和省吃俭用攒下来的。

那年小雪大一,在学校附近的电影院找了一份兼职。她的工作是检票,看似简单,却很琐碎,一天下来,手酸腿软。电影院的排班分白班和晚班,白天要上课,所以小雪上的几乎是晚班,要检完最后一场的票才能下班,影院的最后一场放映,几乎都在晚上11点半甚至更晚,而寝室的宿管阿姨会在每晚12点准时锁门。

电影院到寝室大概有十分钟的路程,每晚一下班,小雪就开始了通往寝室的飞奔,一边跑一边看时间,像12点一到魔法就会失效的灰姑娘。

那年的体能测试,不擅运动的她800米居然跑了全组第二,我很惊奇她是怎么做到的,她说不知道,大概是每晚下班的飞奔锻炼出来的吧。

大二那年为了去上海看偶像的演唱会,小雪几乎整个月没逛过街,不知道多少餐在寝室用小锅煮挂面吃,即便这样艰辛,她也笑着告诉我,是买的最前排的座位哦,这样,能离偶像近一些呢。演唱会当天,她穿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化好妆,简直是去赴一场浪漫的约会。

去年偶像来长沙录制最火的那档综艺节目,知道这个消息时,她又喜又悲,喜的是偶像离自己如此近,悲的是这场票被黄牛炒到了超高价格,她支付不起。她向一位家人在广电工作的同学打听能否搞到票,同学说可能性很小,因为嘉宾太火了。

这句“可能性很小”让小雪看到了希望,因为对方并没有一口否决她。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小雪尽己所能地对这位同学好,帮他做笔记、替他拿快递、自己饿肚子却给他买早餐、甚至主动在周末的清晨替他去干部培训,在山顶跟一群不认识的人一起喊着传销般傻乎乎的口号。小雪说,哪怕最后你弄不到票也没关系,至少你给过我一线希望,我心甘情愿做这些。

最终,被打动的同学使尽浑身解数为她弄到了一张门票,她如愿以偿,在现场见到偶像时,她笑得可开心了,她鼓掌的镜头因为卖力地像一个托儿,而被节目组持续使用了好几期。

有人不理解她,笑话她是脑残粉,是追星狗,她幽默又自黑“我可喜欢狗啦,汪汪汪。”

现在的小雪,已经在某综艺现场上班了,未来的某一天,她真的可能以工作人员的身份遇见自己的偶像呢,没有舞台上那么亮的灯光,偶像可以看清她的模样,或许还能跟偶像聊上几句,她可以打趣地说“我当年一心想嫁给你来着,可是后来遇见对我很好的人啦,对不住咯。”

每个人的生命中,或许都需要这样一个偶像吧。他永远优秀地存在着,不对你要求,也不惹你生气,你为他牵肠挂肚,为他去开阔视野,为他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而他一直在那里,像一幅梯子,你左脚可以往上走,右脚还有休息的地方。

有偶像真的一点都不丢脸,无论你为偶像做过什么傻事,也无论别人怎么嘲笑你,只要你享受着喜欢一个人的过程,别人怎么看真的没关系。

也许未来三四十岁的你,回头看到二十岁为偶像疯狂的自己,也会变成一个别人,也会觉得自己很可笑,很不可理喻。

可那种不计回报去喜欢一个人的勇气啊,再也不会有了,再也不会。

热门专题:






正在加载中……